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公告 >
《流浪地球》:从一到二青岛电影的“顶流”之路
发布日期:2022-05-14 06:08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年度最受关注的国产电影之一,《流浪地球2》青岛拍摄部分4月17日正式杀青。去年10月16日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升空,次日举行的青岛影博会科幻电影专家论坛上,制片人龚格尔表示,希望邀请航天员在2023年春节档观看《流浪地球2》。4月16日神舟十三号成功返回,又是次日,《流浪地球2》青岛戏份杀青,看来科幻电影人对于宇宙探索者的邀请有望如期履约。

  自2019年《流浪地球》开启华语电影“科幻元年”,到2022年《流浪地球2》再次拥抱中国影迷,中间不仅经历了电影产业的兴衰历程、技术革新,也形成了郭帆、乌尔善、路阳、张吃鱼等为代表的新生代硬核技术导演流派。当遨游宇宙的梦想照进现实,青岛抓住这一契机,一方面创作了一系列“幻想类电影”(奇幻、魔幻、科幻)代表作,另一方面形成了拍摄产能、特效虚拍、后期制作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条,并不断向影视博览、影视教育、高峰论坛等领域延展。

  《流浪地球2》导演郭帆写下亲笔信:“如果你想再次拥有你从未有过的东西,那么你必须再次去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情。这还不是结束,这是再次的开始!”这不仅是对一部电影的寄语,也可以理解为青岛电影产业的宣示。《流浪地球》系列带来的荣光,与青岛的联系不仅在于拍摄地,更在于把未来具有电影工业化属性、科技属性的IP源源不断引入青岛,开创了一种电影产业与城市文化互相灌注的模式。这种做前人之未做、开行业之先河的精神,也让青岛电影成为一艘展翅翱翔的“天外神舟”。

  《刺杀小说家》上映前,郭帆、乌尔善、路阳三位导演在对谈中分享对中国电影工业化的看法。郭帆在拍摄《流浪地球》时发现,电影拍摄中存在流程重复、标准不统一、标识混乱等现象,不符合电影工业化的要求,为此郭帆在北京电影学院成立了“电影工业化实验室”,致力于梳理电影制作的核心工作流程、岗位分工及相关制片管理标准。

  业内人士表示,电影工业化的对立面,是传统的“师傅带徒弟”模式。电影工业化要求影视制作集中各个环节最优秀的人才,而不是把后期制作打包给某个团队——这个团队可能只有某个领域擅长,其他领域都平平。

  电影工业化意味着拆掉技术壁垒,建立标准体系,团队和团队之间按照最优化的流程、统一的标准进行生产。从《流浪地球》到《流浪地球2》,青岛四年间已经在道具、音效、虚拍、特效、水戏等领域集中了多家优秀公司,真正使得各个环节都有了顶尖人才。

  在东方影都产业园里,片方可以方便地找到顶级供应商:希娜魔夫特效工作室拥有六轴电动平台,《流浪地球》里的运载车戏份就是在这个平台上拍摄完成的;专注声音的冠声文化,提供影视配音、配音培训、播客等音效服务;满天星影业的10万+道具库和物理特效都具备国内首屈一指的水准,也是北京冬奥会的服务商;国内水戏第一人贾浩导演和他的惊蛰影业与东方影都水下制作中心展开深入合作,完成了众多高难度的水戏拍摄;擅长做概念艺术的末那众合特效工作室、优绩影视器材租赁公司等也是业内优质服务商。这些公司切分了电影产业的各个环节。希娜魔夫、墨境天合等公司与《流浪地球》《刺杀小说家》《危机航线》有着深入合作,切身理解郭帆所谓的现代电影工业“组织、标准、分工”三大要素,将工业化真正落到了实处。

  在商业大片拍摄过程中,参与制作的公司可以达到上百个之多,从前期的剧本创意、剧本医生、分镜头到虚拟拍摄、特效合成,每个环节都是电影流水线上的一部分,分工细致,结合紧密,避免了传统作坊式的弊病。科幻产业学者、八光分影视总监西夏表示,科幻电影工业化是一个全产业链的成熟问题,“电影工业流程上所有的环节,都需要标准化。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好莱坞剧本有标准格式,字号、字体、间距多少,对话排在哪里,如何对齐,都被他们摸索出了规律。用这个方法写剧本,一页剧本就是一分钟。美国导演拍戏进度以拍了多少页为单位,这样的成熟软件体系国内目前没有,我们的场记还是用手写,导致后期剪辑往往找不到对应的镜头。”

  以往的电影工业化重点放在特效上,如《流浪地球》开头第一个长镜头做了九个月,而当下的电影工业化甚至包括拍摄流程的输出:一部电影如何标准化,如何才能把重复劳动降到最低,如何优化流程,而且可以重复、批量生产,这些在东方影都已经得到了初步实现。乌尔善导演在青岛拍摄《封神》三部曲时,采用了《指环王》执行制片人巴里·奥斯本的拍摄建议,顺利解决了三部连拍分组摄制、各工种工序安排、预算比例划分等问题。而这些大制作的工作团队往往在各个剧组间流动,《封神》登记过的剧组成员超过8000人,《流浪地球》参与制作的工作人员7000人,他们好比电影工业化的一颗颗种子,从青岛播撒到各个片场剧组,逐渐形成工业门类和环节衔接,对中国电影的未来发展尤为重要。

  在当下国产电影领域里,能够娴熟运用大体量投资、拍出“十亿+”票房体量大制作的导演,很多在青岛完成其代表作的拍摄,包括郭帆、乌尔善、路阳、张吃鱼、宋阳等中坚导演。他们在青岛汇聚成了一个顶流导演群落,甚至同期拍摄,团队之间形成了特有的呼应、递进关系。

  《独行月球》《超能一家人》作为开心麻花影业的重点项目,相继在东方影都完成了拍摄工作。在去年青岛影视博览会上,开心麻花CEO刘洪涛表示,幻想类电影的人才确实缺乏,“我们做 《超能一家人》《独行月球》,最难的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剧本完成后找不到主创团队,好在《流浪地球》给科幻电影积累了第一批人才,相信中国会产生一批较好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2》制片人龚格尔也表示:“现在科幻电影刚刚起步,刚挂一挡。之前说《独行月球》得益于《流浪地球》的基础,我也透露一下,《流浪地球2》里很多成员也是从《独行月球》团队下来的,这是我特别开心的现象,这意味着互相支持、接力,这种现象在2017年拍《流浪地球》的时候是不存在的。尤其在一些特殊道具、重要的生产环境和生产链上,我们得到了《独行月球》的加持。”

  大制作+顶流导演群落,使得青岛成为电影拍摄新技术的策源地。《刺杀小说家》在东方影都实现了“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第一次完整使用虚拟拍摄技术”的创举,将动作捕捉、面部表演捕捉、前期预览虚拟拍摄、实拍阶段虚实结合拍摄做到了看齐好莱坞的高水准。该片视效指导、墨境天合创始人徐建也是《流浪地球2》的后期制作方,按照导演路阳“对照《绿巨人》”的标准,需要将数字角色“赤发鬼”的表情传达至毛孔,用毛孔配合表情肌的扭曲拉伸,实现面部纹路变化,这种CG技术原本掌握在维塔数码 (《指环王》《阿凡达》特效公司)手里,中国工程师的突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虚拍技术在青岛的应用也走在了全国前列,二三十个技术人员通过前期预览虚拍,大大缩短了千人规模剧组的实拍周期,将工业流程深度嵌合在电影生产里,节省了大量的真人演员调度、表演成本。徐建表示,电影视效的行业基础是计算机科学里的图形图像学,既是艺术家又是科学家的人才在全世界都稀缺,“我们是艺术创作密集型产业,也是技术密集、人力密集的企业。”随着《独行月球》《外太空的莫扎特》《流浪地球2》的相继推出,虚拍技术、特效技术在青岛影棚里的运用愈发纯熟,积累了宝贵的人才和经验,不断创造角色、道具、场景和CG资产。

  在东方影都的工作人员看来,在青岛拍片的新生代导演具有很强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水准。张吃鱼买下《独行月球》版权后精细打磨剧本,跟主演沈腾待在影棚里拍摄“月球求生”的戏份,一连拍摄了百余天,完成了艺术、技术双重挑战。路阳导演是数学高手也是一名极客,《刺杀小说家》里需要把摄影机在虚拟环境里面做一个投射,路阳亲自上阵写代码,跟工程师实现了虚拟环境里拍摄轨道角度调整。

  除了技术之外,导演们也在产业链上发力。乌尔善成立了视效公司“魅思映像”,负责统筹完成《封神》的特效工作,郭帆与郭帆工作室投资了《宇宙探索俱乐部》《刺杀小说家》等电影,路阳担任股东的“自由酷鲸”出品或联合出品了《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出好戏》《流浪地球》《人潮汹涌》等影片,导演之间互相客串、互相投资的案例屡见不鲜。对照好莱坞的案例,导演彼得·杰克逊创立的维塔数码通过《指环王》《阿凡达》制作特效拿下了两座奥斯卡奖,而导演乔治·卢卡斯创立的“工业光魔”自《星球大战》以来一直是业内顶尖特效公司。对于青岛来说,如何把幻想类电影导演硬核、极客的技术流变成创业公司、产业延伸并吸引落地,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幻想类电影不仅需要影片主创,也需要深厚的群众基础,书迷、影迷、科幻迷的存在也是构成文化大环境的要素。成功申办了2023世界科幻大会的成都近年来在科幻领域发展迅速,从科幻小说“星云奖”到科幻博物馆、《科幻世界》杂志,从民间到高校都积累了大量的科幻爱好者,产生了颇具影响力的科幻文创周边品牌,墨境天合成都分公司也承担了《流浪地球2》的后期制作。从前端的城市科幻文化氛围到产业端的科幻影视产业环境,“科幻热”需要从影视基地溢出至城市日常生活中。

  根据国家电影局《“十四五”中国电影发展规划》,“国家电影产业创新示范基地”的评审认定正在有序展开,这也是青岛努力的方向。业内专家表示,从全流程看待电影工业化,青岛目前在制作环节上占据优势,参考好莱坞的范例,从项目开发、孵化到后期制作、上映,都需要一段时间的发展、成熟。目前青岛的电影工业化处在 “制作生产基地”阶段,优势体现在先进技术的应用上,而电影工业化的解释权实际落在业内顶尖导演手里。青岛的愿景是把电影产业链上更多环境落在这里,而顶级导演、富有项目操作经验的导演对电影工业化的理解也更加深刻。尤其在疫情影响下,国内类似《流浪地球2》级别的大投资电影不超过五部,50亿至100亿票房的电影也集中在主旋律、喜剧大片上,“通过《流浪地球2》,我们的电影制作水平可以站到全球前列了,但是在内容开发领域,当下大环境下能够担得起工业化制作的重任、形成50亿以上的规模票房、吸引观众重回影院观影,这样的片子恐怕还是有点少。青岛近年来加大对电影大项目的招引,坚持走电影工业化的路线,也是打造青岛电影核心竞争力的一个依靠。”